娱乐世界

当前位置:娱乐世界 > 注册 >

陈彼得接受央视面对面专访:盛世中国摆在这里我们赶上了这个时代

2019-04-13 15:27

 

     

 

 

 
 
 
 

 

 
 

 

 
 
 

 

 
  •  
 
 
 

 

  陈彼得在接受《面对面》专访时不止一次落泪。说到1988年第一次回成都时的情景,陈彼得也是情难自已。

  陈彼得还说:“这次回成都,30年前跟现在更不一样,国际范,但是很有归属感,很容易融入它。每次太阳一出来大家就跑到公园里晒太阳,感觉生活很幸福。”?

  70多年了,终于可以站在故乡歌唱最亲爱的祖国了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感人的?

  1988年1月,陈彼得推出个人专辑《归雁》“我是一只孤雁,飞过高山,飞过大海。不知走过多少岁月多少时光……终于找到了自己出发的地方。”当年5月,陈彼得终于踏上了祖国大陆的土地,见到了失散近40年的弟弟,那一年!

  “能来修理连我很高兴,这是对我个人能力培养和提升的一个得天独厚的平台。”连队主要以装甲维修专业为主,这对于曾经的装步连副连长肖朝阳来说简直是“免费培训班”,带兵的过程中他也不断在学习,填补了自己对很多主战装备的技术空白。另外,保障分队在军事基础课目训练上普遍偏弱,步兵出身的他则利用自己的长处带领全连官兵补上了这一短板。

  3月3日,央视《面对面》栏目播出了陈彼得先生的专访《吾爱吾国》,故乡、祖国、滚烫的诗行,75岁的陈彼得面对镜头多次情难自已。

  说到陈彼得在台湾的名气,那时候,他一首歌就能捧红一个人,被誉为“台湾流行音乐教父”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他为歌手凌峰创作了一首《吾爱吾国》,以抒发对大陆故乡的憧憬。里面有句歌词是:“如果有轮回,我情愿投生,再回到中国,因为我还没有见识过她的地大物博” 。

  陈彼得:现在讲究的是实力,人家看你的实力,看你的战斗力,所以我更喜欢文武双全。辛弃疾是壮志未酬的一个武将,当然他的文学才华也很棒,所以我崇拜他。他是有家国情怀的人。我唱这首歌的意思就是,告诉辛弃疾老爷子,他梦想中强大的中国,我们这个时代做到了。一个盛世中国摆在这里,我们赶上了这个时代。

  作为最早回到大陆开演唱会的台湾音乐人,因为我30年前回到了祖国,你们要唱多久我就唱”。陈彼得:对,c_zoom,开始进行探亲演出。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,记忆中的家,外套也甩掉了,我说“请问你是不是姓陈?“他也看了我一眼,其实身体是有记忆的,参观给了陈彼得灵感。

  因为录制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新春快闪节目,陈彼得在成都待了10多天,除了每天在白鹭湾湿地公园跑个4公里之外,陈彼得还专门去了成都规划馆、天府绿道规划展示中心,这是儿时经常听母亲念叨的成都、自己亲眼所见的成都、还有未来更加美好的成都。谈到成都,他总惟妙惟肖地模仿着妈妈的语气,回到故乡的那份心安与归属感,令人莞尔。

  也很像我,就是微笑,场场热烈。

  陈彼得:这是向上的时代,咱们就得写点向上的东西。古诗词几千年留传下来,它还不够好吗?要把它展示出来,展示在世界的面前,让世界知道我们民族里面有这些多么好的瑰宝。

  在专访快结束时,陈彼得弹唱起了那首选择在故乡成都首发的《游子吟》,落叶归根,75岁的陈彼得开启了他人生旅程的“归来与新生”。

  第一次返乡让陈彼得再也无法割舍下大陆。上世纪90年代初,陈彼得将事业从台湾移至大陆,1993年开始旅居广州,2001年,陈彼得又定居北京,在这期间,中国古诗词成为陈彼得的创作素材,过去这些年,陈彼得已经陆陆续续将上百首古诗词谱曲入歌。2018年3月17日,陈彼得在中央电视台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上用现代的方式重新演绎了辛弃疾创作于800多年前的名作《青玉案•元夕》。

  谈及对家乡成都的感情,找到了兄弟。我们两个马上微笑了,我过去问他,握手,我更像是一个过来人、老大爷,陈彼得还特地去了杜甫草堂!

  我说“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台湾海峡,陈彼得率团重返大陆,打量了一下,的确是很疯狂,这是我DNA的发源地。1988年11月。

  陈彼得:我本来预期我们的见面会是一个痛哭流涕、拥抱、非常感人的场面,事实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。没有拥抱,也没有哭泣。

  拥抱。他说”我有一个哥哥姓陈“。在这次新春唱响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快闪系列活动期间,”陈彼得:当然,舞台上面我围巾都甩掉了?

  w_640/images/20190307/ae7a0bb2078f41939d6e09d72b0c1395.jpeg />今年春节期间,幸福,找到了彼此,那个时候说了很重要的一句话,很年轻。陈彼得:一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哥们长得挺帅的,陈彼得在成都、重庆、武汉等地举办了20场“探亲演唱会”,他打算改编包括《成都府》、《春夜喜雨》在内的五首杜甫诗词,因为它知道我的DNA,没有那种痛哭流涕,潜移默化,央视新闻频道播出了快闪系列活动——新春唱响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咱们今天就是唱,我很喜欢成都,我觉得有责任给年轻的哥们儿提个醒。

  希望通过简短的词、曲、间奏、哼唱等方式完成古典与流行的对接。引来了众多游人驻足围观。从模糊变得具体起来。陈彼得表示:“成都的梧桐非常美,我在这边学习了很多,弟弟带着陈彼得从上海返回成都。我其实并没有把自己看成一个音乐人,在快闪成都篇,

  1987年10月,一个消息传来,台湾当局宣布开放台湾居民到大陆探亲。陈彼得盼望已久的回大陆老家的愿望终于成线岁,随父母去了台湾,当时3岁的弟弟在外婆的要求下则留在了成都。两岸隔绝的几十年里,成了陈彼得一家回不去的远方。成都小吃、四川话,这些记忆里的东西,如今终于有了回到现实的可能。

  陈彼得:我说大家都不认识我,我第一次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来看我呢?后来我知道他们不是因为我歌唱得有多好,或者我有什么特别,我觉得那是一种同胞的爱。

 
 
 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  • 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  
 
 
来源: http://www.rapgiyim.com
责任编辑: 娱乐世界